•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上饶杀小学生男子获判死刑,校园血案背后太多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19-12-14

5月10日上午9时16分左右,江西上饶第五小学内,犯罪嫌疑人王某建闯进教室,向女儿的同学,一名10岁男生连刺13刀,并将其摔到楼道,致其当场死亡,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昨天,也就是11月29日,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了王某建故意杀人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某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某建当庭表示不上诉。

此案事实清楚,情节严重,凶手不出意外被判处死刑。与鲜明的犯罪事实,和简洁的判决过程相比,两个家庭由此破碎,背后的真相和理解却要复杂得多。案发至今,媒体和网络上议论纷纷,各种观点众说纷纭,迄今未有一致定论。在案件刚刚判决,正义得到伸张的今天,梳理一下缘由,我们能得到哪些启示,来保证类似惨剧不再发生呢?

案件的起因和过程并不复杂,据多家媒体披露,事情发端于一起看似微不足道的校园欺凌事件——被害男小学生经常欺负女同桌(欺辱,甚至打骂),女生父母与男生父母沟通未果,班主任调解未成,女生父亲未等到男生父母,就进校杀了男小学生。只是基于双方家庭和校方三方的角度,不同媒体的表述有异,甚至大相径庭。昨日法庭判决公开了大致经过,想了解细节的读者,可以结合5月份的各类报道综合了解。

虽然不同媒体给出的细节不同,但被害的10岁男生曾经多次欺凌嫌疑人女儿的事实毫无疑问,并成为血案发生的根本原因。校内学生间的暴力现象在近年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重视,并用“校园霸凌”来形容严重性。而小学生年龄小,心智不成熟,发生冲突乃至暴力事件后,大人们却始终不当回事,更不会和“校园霸凌”联系上。

且不说小学生的懵懂无知会导致过失伤害,随着社会进步和认知来源的大幅扩展,现在的小学生普遍早熟,行为习惯并不单纯甚至成人化,往常局限于小打小闹的“调皮”开始往侮辱和伤害的方向发展,这类行为会给受害者带来极大困扰和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也会给学生家长带来担忧和痛苦,所以,小学校园的德育和日常行为规范十分重要,学校必须和家长一道承担起更多责任。

上饶五小血案就是小学霸凌的特写。欺凌重复多次发生,班主任一开始没放在心上,没有解决孩子间反复发生的欺凌,也没给通报女孩父母,而在给男孩父母的提醒里也仅仅说“很调皮”。然而看到唯一的女儿频繁被欺凌,被欺凌女生的父亲则完全无法接受,强烈要求被害人父母给个说法。直到案发前一天班主任才召集双方家长当面调解,却因各种原因失败,进而发生次日上午嫌疑人闯进教室杀人泄愤的惨剧。

上饶五小血案透露的一个关键信息是,杀人犯王某建脾气暴躁,不善沟通,这个说法来自他妻子,说明他存在一定的性格缺陷,不善于控制情绪,行事比较偏激。读小学的女儿经常被同桌欺负,做父亲的内心固然难受,但10来岁的孩子不是大人,没有完整的道德观,对行为后果也缺乏认知。为避免女儿再被对方欺负,首要途径是反映给校方,或直接与对方父母沟通,通过对之进行教育,或者调换桌位等方法来解决。即便反映无果,协商不好,也可以做好取证后向教育部门投诉,甚至起诉校方或对方父母。然而王某建认定女儿被欺负,在几次沟通后再认定校方和对方父母毫无诚意,冲动之下不听妻子劝阻,没有去找对方父母,而是直接对一个10岁的小学生下手,这是多么的愚蠢!一时泄愤的痛快,换来自己的死刑,和女儿永远失去父亲的结局,这比哪怕什么都不做的结果坏了何止万倍?

反过来,被杀男生的家长也未理性处置。老师多次提醒,事发前已有征兆,面对另一个暴怒的父亲,始终没有放低姿态去缓和和解决矛盾,反而敷衍以待,在约定的当日选择回避,最终激怒对方做出杀人之举,虽然犯罪得到制裁,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儿子。

现在的父母,大都把孩子往学校一扔了事,很少关注孩子除学习以外的情况,对孩子行为习惯在内的成长情况,把握并不全面,甚至被自己对孩子的爱所蒙蔽。

这起血案里,被害的男生成绩在班级60余人里排名倒数,当事的女孩成绩则排名前十,老师和同学对女生的评价是安静内向,对男生的评价是“皮”或者“很调皮”,但男生的父母及其同事,则认为男孩听话懂事甚至非常乖巧。对老师反映的调皮,认为只是小孩子正常的天性。

惨案发生后,男生父亲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承认,自己的儿子“有一个缺点就是和人打招呼时不太会用语言去叫别人,经常会拽拽人家的衣角,或者稍微轻轻拍人家的肩膀”。表示自己儿子虽然在学校很调皮,但从来没有提到过他会欺负别人,“班主任是这么说的,我孩子在学校很调皮,说他老去弄人家,弄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从寥寥几句表述,就能看出家长对自己孩子的调皮行为不以为意,而老师对家长往往不会明说,通常只是提示性用词,这位父亲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

事实往往相反,个人与社会陋习普遍存在,却是不合理的,大量犯罪的存在是常态,却是必须遏制的。用血腥恶劣手段杀人的王某建已判死刑,但意识不到校园欺凌本该被制止,悲剧本来能避免这一点,片面觉得行凶者判死就完了,那这个案子里,死掉一个孩子和另一个父亲就变得毫无意义。

校园欺凌的责任不仅在父母,更与学校直接相关。本案里老师和班主任事前已多次发现欺凌事实,却没有及时明确提醒双方父母,事件升级后临时召集双方家长调解,本应尽力促成此事,让欺凌方给被欺凌方多做解释取得谅解,意外的是班主任不仅没有主动安抚被欺凌方,还认定被欺凌方父亲难以沟通,主动提醒欺凌方避开,导致被嫌疑人误解,反而激化了矛盾。

惨案发生两天后,5月12日母亲节,被害男生母亲发表了悼文,睹着无不动容。天下父母之爱莫过于此也莫不如此。每个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有多爱,就应体会别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有多爱。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爱护女生,关心同学,小孩子做不到,做父母的应该通过教育引导帮他做到,何况是动手动脚,打骂相加,做父母的尤其要教育孩子勿以恶小而为之,父母自身也要对孩子的行为导致的后果负责,主动沟通解决,而不是平时不问,事后不知。

上饶杀人案,王某建仅因自己女儿被欺负,就闯入校园残忍刺死年仅10岁的女儿同学。一些舆论和网评指责他脾气暴躁、心理扭曲是危险分子,另有部分人表示激愤杀人事出有因,甚至表示理解……且不说这些论点是否客观,截然相反的评价足以说明一个简单事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人都会有,同一件事情不同人的看法也会有很大差异,总有你不能理解的人和事。人心难测,对错难分,往往你不在意的别人在意(被害男生父母),你在乎的别人不在乎(挥刀杀人者)。用自己的看法套别人无异于自欺欺人,忽视差异的后果往往是危险来临浑然不觉,事情过后追悔莫及。

历时6个半月后,上饶男子杀小学生案终于迎来判决,此案曾经引起的轰动和相关讨论也会很快烟消云散。但这个案件暴露了太多问题,小学校园霸凌现象不应被大人的罪恶所掩盖,家庭和学校教育的缺失面不应被无视。人们应该多多反思自己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教育机构亟需加强德育教育,并给学生更多的人文关怀,全社会也要更加关注和重视未成年人的德育和日常行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