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体验和感触,是我的旅行哲学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1-04

好奇心总是反复无常的,新鲜感一直驱使我去到一个个全新的地点,这么多年一直在路上,我对于下一段旅程的热情却丝毫未减。旅途就是一个完整自己世界观的最好途径,旅途中的人事物,教会我的东西太多,如果说旅行这件事情真的需要总结,那么体验和感触,就是我对旅行秉持的哲学。

长假泡在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从酒店餐厅看出去,眼前一切都像是电影一般:近处有棕黄的草甸、远处有参差茂密的森林,终年积雪的大提顿山脉巍峨又苍凉,秋日的黄色在这里被衬托得多么有生命艺术摄影力,就好像《燃情岁月》里的布拉德皮特随时会在你眼前策马奔腾地掠过。

位于公园西侧的诺里斯间歇泉盆地,蒸汽自地表之下喷薄而出,还没走近这片缭绕云雾,远远就能闻见近乎刺鼻的硫磺气味,只可惜这份气息没办法通过图片传达和分享。

在公园腹地小住了两日,手机信号有限得几乎与世隔绝,白天沿着步道观赏景色,晚上就着杯中酒和同行的朋友们彻夜畅谈,偶尔放慢下来的生活步调也挺好。

最爱的地方还是黄石上瀑布。黄石河两侧的裸露黄色火山岩石是公园名字的起源,黄石上瀑布的水流奔腾而下,隆隆轰鸣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间,几乎叫人耳鸣又目眩,这样的景致狂野又迷人。图片和文字的记载无论如何都和我记忆中的此情此景有些距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真的很难领略到黄石公园的魔力,只有调动感官、亲身处在真正的自然里,才能被自然触动与感化。

印度可真是个怪地方,脏乱不堪的大街和时髦整洁的餐厅小馆可能仅仅就是一墙之隔,城市的两面叫人又憎又爱。

就拿印度首都德里来说吧,德里被分割为新旧两端,旧城区被长时间作为古莫卧儿帝国的首都,坐拥着包括红堡在内为数甚多的古文化遗迹,街道上将近报废的大巴虽是扬手即停,交通却是水泄不通;新德里则不一样,一些带有英殖民风格的建筑群相当值得前往一看,中心商圈的规划也算是井井有条,总的来说新旧交替的德里就是印度这个国度的缩影。

曾经试过在早上六点半骑车穿梭整个旧德里城区,香料与食物的气息混杂在笼罩全城的雾霾中,路边焚烧着生活垃圾,却还有着半裸的男人们半蹲着洗头,行人们或牵着牛或骑着车,倒也是自得其乐的样子。

晚上预订好的餐厅则是和白日的老城街景大相径庭,装修称得上是精致堂皇,法式餐食和世界上任何地方吃到的都没有什么差别,来广州婚纱摄影自本地的侍者彬彬有礼,光听口音更是分辨不出带有印度口音。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印度?我认为都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最能触动我的不一定是景点们,那些城市里的细枝末节,那些专属的独特体验,是让旅途回忆升华的组成部分。

一直钦佩建筑设计大师隈研吾,敬畏自然,细腻又本真。他创作出的作品被称作“负建筑”,个性鲜明又充满着东方美学,每次看到隈研吾建筑,我都会很好奇,这些精妙的艺术作品的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最近看了隈研吾的一则采访,其中一句话让我非常有共鸣:“回忆由在环境、城市中的感触而来”。

隈研吾的建筑理念,很大程度上和我的旅行哲学不谋而合:与场所、事物的交流,体验与感触是回忆的立足点。

隈研吾曾经说过,中国现在的都市,好像注重华丽的高大的外观,真正有趣的建筑反而很少出现。他心目中的有趣建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北京望京凯悦酒店这座“可呼吸的都市绿洲”是他近期最新,也是最好的一个回答。

望京凯悦酒店以传统中式住宅“三合院”为设计灵感,从自然而来,最后也回归了自然,整座建筑将望京中心区域连接成一片绿地,建筑和自然之间的界限就这么被悄然模糊掉了。

隈研吾和望京凯悦酒店同样相信的是,能够推动一段回忆的,不是眼前简单的人和景物,而是一些感触,一些哪怕细小却能被人感知到的美好事物,于是他们一起让大堂空间内的自然光线穿过玻璃穹顶,透过橡木百叶窗,在底边上形成斑驳的倒影,与其说这里是酒店大堂,还不如说是不为人知的密林啊!

隈研吾年幼的时候,家中后院就是茂密的竹林,他对于竹子这种植物有着深深的执念,儿时记忆中的竹林,光线、气味、声音和外界完全不同,望京凯悦酒店里的竹林,轻盈又内敛,是人与最纯粹的自然元素互动交融的地方,自然的阳光是在这里可以肆意享受得到的。

亲近自然的理念同样延伸至到了348 间客房。柔和的橡木、米色及绿色的大理石、木质纹理的地毯,将复杂简化,只有庭院绿意。都市嘈杂,但是这座绿洲却偏安一隅,大隐隐于世就是这样的自然恬静。

放慢一下步调吧,无论是旅途还是生活,感知身边的美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拥有通透的感悟能力,不管哪里都是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