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血观音》:世界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罚,而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1-08

《血观音》这是一个祖孙三代女性,置身于男权社会,不得不屈从于政权下,被男性玩弄、同时也自相残杀的悲剧故事。棠佘月影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商界女强人,她人至中年、优雅端庄。表面上是个古董商,但实际上,她所涉及的生意,可比卖古董宽泛多了:炒地皮、炒楼,这才是她主要的财富来源。她身段柔软、手腕灵活,在官、商两界行走、黑白通吃,利用复杂的政商关系,为自己赢得了丰厚获利。依靠着超高的交际人脉,棠夫人在政商圈混的是风生水起。宴客、做局,行贿、打通关系......这就是她平常的生活。棠宁是棠夫人的女儿,她虽性格泼辣伶俐,与母亲棠夫人之间爱恨交织,但也一直在为棠家效力 ,一手促成了不少事情;在棠府,不止棠夫人和女儿,就连14岁的孙女棠真,也被一起卷入到这种迎来送往、巴结逢迎的交际生活中。所谓的“公主身、丫鬟命”,女性世代三辈人,一起在以相同的路数生活着。

“世界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来。”这部拿下去年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的电影,从我最初看到预告片的时候就非常期待。故事主人公是广州艺杰摄影从大陆败退到台湾的棠将军的香港遗孀和她的两位“闺女”,满屏的国语、粤语、闽南语、普通话和日语,台湾本土文化与善恶终有报这句古话紧密结合,压抑又极具美感的气氛贯穿全片。官商勾结炒地皮牵引出灭门血案,三代女人各怀鬼胎上演黑吃黑的女性无间道戏码,于政商权贵之间穿针引线,在情欲与权力之间经历腥风血雨、纠葛难清、处处心机的现世妇黑学。惠英红饰演的八面玲珑、笑里藏刀的棠夫人是本片的高光点所在,她身段柔软,手段精明,在与各路人等推杯换盏、谈笑风生间默默掌控全局,一边诵经念佛,一边啃着人血馒头,几场戏看似不动声色,却令人不寒而栗。角色起伏深刻又带有魔性,演技层次之深令人叹为观止。

剧情、台词、美术、演员都很精彩,处处埋伏笔,处处藏玄机,看点很足,但叙事上明显存在不足,权钱性交易展开不足,观众难以理解其中的利害关系,不明白灭门动机,以至于饱受影评人诟病“水平未跟上野心”,但并不影响我对这部电影的喜欢。三位女主角,一家三口,一家三代,各有千秋。棠夫人是掌控一切、八面玲珑的冷血铁娘子,隐忍之下是狠毒,诵经念佛,却是一切阴谋背后的主谋。培养女儿棠宁作为作恶的工具,在阴谋即将败漏时又让她作顶罪人头。亲手炸死女儿时,口里念着往生咒,眼里流下两行泪水,到底是出于作为母亲最后一丝的仁爱,还是作为主权者丧失棋子的惋惜,不得而知。口口声声说着“我是为你好”、“你要活出人样来”倒很明确是“为了自己好”、“你要为我活出人样来”。不得不说惠英红前辈是真的牛逼,能文能武,是慈祥的母亲,也可是冷血的铁娘子,从打女转型实力派,三座金像影后(亦是金像奖开山影后)、一座金马影后,这成绩在演艺圈也是可以横着走路了,却依旧这么拼。真正的演员,喜欢。

这部《血观音》,比较真实地反映着官本位时代下,上层社会人群的现实生活。在外表华美、光鲜亮丽的人物背后,诉说的其实是一个无比荒凉、冷漠的人性故事。巧合的是,去年金马奖上的两部重头戏,《大佛普拉斯》和《血观音》都是以佛教作为背景,来展现台湾社会的病灶所在。表面看去一心向佛、无欲无求;其实内心里钱权纷争、物欲横流,丧心病狂。评弹说书人的讲述形式有点意思,比起国产广州艺术摄影片动不动就上旁白可说有脑子多了。现代片硬是拍得有点像民国或者以前的家族题材的感觉。仿佛是张艺谋穿越到了当代拍的,可惜老谋子再也拍不出这样的电影了。以一家三口的日常带出台湾政商黑幕,大时代下小人物身不由主的命运。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在大陆少之又少。文淇看着很像徐娇,哈,原来她是台湾人,内地成长,这样的台湾人其实还不少呢,随着父母在大陆成长,生活。惠英红现在演什么戏都有一股邪气,眼神犀厉。电影中影射刘邦友命案,而这个如今还是悬案。当年阿扁枪击案也是悬案,被拍成了电影。90年代后半期,台湾发生了不少大案、悬案,如彭婉如命案、白晓燕命案。其实彭案可以拍成拿奖又好看的片子,一是彭的女权运动,二是“红色间谍”指控,三就是凶手到底是谁。而白案的陈进兴就更加可以当张子强一样拍,此人是海军陆战队出身,可谓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