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如果只看一部美剧,那一定是《西部世界》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1-14

《西部世界》是HBO发行的科幻剧,16年推出第一季,18年更新第二季。第三季,就是今年了。

《西部世界》两年更新一季是合理的,其故事架构宏大、人物繁多、情节复杂,且涉及的科学、哲学内容太过深刻,不仅对于创作者来说需要时间,对于观者,也需要时间去回味思索。

16年第一季看过后,内心的震撼难以言表。虽有《2001太空漫游》等经典太空科幻在前,但《西部世界》带来的冲击又有不同,且由于剧集的形式较长,反复出现的情节一次次触及着内心关于“自我”与“存在”的思考。

它探索的是人心最底的东西,如同剧中通过“西部世界”乐园窥探人心一样,观者通过影视化内容的呈现,也可形成深层思考。

18年第二季更新时,或许是没到适合看它的时候,潜艺术摄影意识里一直搁置了。直到今年,第三季更新前,终于看完第二季。

这一季以Bernard的视角,《记忆碎片》一般地呈现出一片混乱的局面。看似难以理清到底什么是过去、现在与未来,但也正是通过这种看不清、摸不透的感觉,给人以更多空间去思考此剧的真正内核。

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有过这种体验——偶发的似曾相识感。让你觉得去过那个地方,见过一样的人,做过一样的事。

这如果可以用梦境解释、用平行空间解释、用超越时空解释,用脑皮层解释,那是否也可以用如西部世界一般的“更新重启”解释?

人的记忆,本就是一种摸不到的东西。谁又能说,当你从一个梦境中醒来,不是被植入了过去的记忆、然后自以为经历了过去的一切呢?

再有,生活中人与人、地区与地区、国度与国度之间即便千差万别,却总有或这样或那样的相似性,又像极了“西部世界”园区故事编剧的吐槽——人物那么多,故事也只能套用了,不然谁写得过来呢?

西部世界中的每个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包括William。预感下一季,会看到更多如Bernard一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接待员的接待员。

这种不断弥漫开来的怀疑,不仅是“西部世界”接待员做的事,更是每一个现实存在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思考到的人生终极问题。

Dolores反过来测试Bernard的瞬间,感受到大脑皮层的轰然。人类一切自以为是的认知,都有可能在瞬间发生转变。

就像西部世界中,看似好像是用户去体验园区,可是实质上接待员是衡量,用户是变量,通过衡量获得变量的数据,才是园区的终极目的。

这种感受,就和我们现在使用互联网一模一样。自以广州婚纱摄影为方便着,体验着,其实是在被获取着。

觉醒后的Dolores,是一个彻底的变革者,对于同类、同伴、Teddy,甚至爸爸,都是即便痛心疾首也毫不迟疑地割舍。

另一边觉醒的 Maeve,却一直挂念女儿,即便女儿的故事早已被改写、有了新的母亲,可她还是义无反顾。

人类觉得Maeve找一个从“现实”角度来讲并不“存在”的女儿毫无意义。可人类自己不也是这样?就像对于故乡,即便知道它只是过去一个生活的地方,却不知从何时起,在心中深深扎根,永远不放。

人,就是活在当下,当下觉得什么有意义,什么就是有意义的,不管过去的那些事物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在我们大脑的概念中,即便它没那么好,甚至不存在,只要你想,都会无意识地对它进行描绘,让它变得无比重要。

两人最后一次相遇,Maeve认为Dolores走入了黑暗,可Dolores却反过来奉劝Maeve:你才一直处于黑暗之中。

Dolores确实更像一个领导者,一个终极BOSS,她看清了一切的不真实,也能放下一切的不真实,只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FREE。

剧情丰富了日本人和异族人的生活,让我们知道,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日子。但关于未来,就看你的选择,而这种选择没有对错。

Ford给接待员们提供了一个永恒的乐园,对于接待员来讲,那里天空明朗、绿草如茵,但对于人类世界而言,他们就是跳崖死了。

人是活在自己认定的世界里的。比如最近重映的《美丽人生》,男主角Guido是一个信念感很强的人,他认定自己和妻子是王子与公主、认定法西斯监狱就是一个城堡、认定眼前这一切甚至人生就是一场游戏,那么在他的世界里,就是他认定的那样,与他人无关。

人类世界赋予任何事物以价值,不也是这样吗?石头只是石头,认定它是“玉”就是“玉”,认定它是“钻石”就是“钻石”。

最后Dolores明白了,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于是接受了那些接待员去选择Ford提供的乐园,自己也依然坚定自己的选择。

觉得接待员可怜,可他们确实也只是人类设定的一种“存在”,他们不是真人。然而站在他们的角度,又觉得他们也是有情感的,也是渴望自由的,也是在为自己争取。

而Dolores与William,两人关系最开始是好的,后来互杀,再后来并肩作战,然后又互杀。

在西部世界里,死显得没有那么可怕,因为你还会以更长久、甚至永恒的方式活下去。就像Ford,他死了,却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

这个Ford还是原来的Ford吗?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在每一个时间下,和原来的自己一模一样。人类的存在,本就是一种不住的转化。

如今的Ford,也是一种存在,只不过是一种目前看起来好像不太如常的存在。这种存在,在《超验骇客》中也有呈现,它更高级,甚至不需要肉身这个“累赘”。

每个人,都可以是一本10247行的代码书。甚至不需要那本书,如果像Dolores一样记住这些代码,就可以让他们在任何“地方”存在了。

Maeve能够隔空影响其他接待员,也是这种存在的意义,它节省了人类大量的时间空间,是真正的“意念”传导。

由此,觉得Ford确实厉害,这些厉害的接待员都是他设计的,最后他把自己也设置成了一种永恒的存在,所以也就没有那么畏惧死亡了。

那真是一种超越现阶段人类的存在,没有物质,只有精神、思想。“意识”本身就是一种存在。

反过来,跳出剧情,现实世界中,如果人类要进入下一个形式,也是需要通过死亡。只是每一个现实存在的人,都不知道接下来到底是什么。

Dolores不想要进入那个新的乐园,她想要free,和《楚门的世界》一样,要跳出这个虚假的乐园。她追求的,是一种永恒。但是这种永恒性,依然存在于我们眼下的这个世界。

这样再来看Maeve,看似她追求的是一种并不真实的情感,她那份对于“女儿”的爱,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对于Dolores而言,都觉得无意义。可回归到人的本质上,好像确实“爱”才是一种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