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保单背后的黑色产业链 保险公司该如何见招拆招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2-01

【】近来,ETC纠纷、信用卡盗刷、银行征信、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困扰着金融消费者,投诉多石沉大海、维权更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围绕它,背后或许是诱惑保险消费者“退保理财”;是恶意全额退保的“生意”;是内外勾结、职业欺诈的骗保。保单之后的“黑色”产业链,正蚕食保险机构经营利润,直接侵害消费者合法利益,破坏保险市场秩序。

黑色产业套路深,一波波操作令保险公司防不胜防。邪不压正,保险公司又如何见招拆招“反套路”?看“保财论道”一一道来。

2017年前后,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深入开展,部分金融信息服务、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公司由于获客渠道受挤压,转而采取假借保险公司名义,以“红利升级”、“利息补偿”、“赠送礼品”、“售后服务”等名义,邀约客户退保并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

纪实摄影 “保财论道”获取一组数据,2019年,仅北京银保监局就接到辖内23家保险机构反映第三方理财公司假借保险公司名义,邀约客户退保并购买非保险金融产品的情况,涉及34家第三方理财公司;接到31件反映保险营销员违规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的举报案件,占保险类举报案件的22.3%。保险行业发生了2起保险从业人员涉嫌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的司法案件,甚至有保险公司退休高管涉案的情形。

总结来看,储蓄型或投资型保险产品的保单持有人被视为目标,不法分子通过电话,自称是金融监管部门、消费者协会、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称其持有的保险产品收益较低,或直接邀约客户,取得信任后,诱导消费者办理退保或保单质押,套取资金、转购非法理财产品。

这类“退保理财”普遍造成保单非正常退保,消费者被蒙蔽了双眼,大多数退保资金被诱导转购“理财产品”,更进一步,涉嫌非法集资,对个人、对社会影响恶劣。

目前,部分社会人员通过社交平台、网购平台、电话短信等渠道,向保险消费者发布“可在全国任意地区的任意保险公司办理任何险种的全额退保业务,100%退保成功,安全快速”等虚假信息,打着“专业保险维权”的名义,煽动消费者委托其代理全额退保,开展保险“恶意投诉全额退保代理”业务。

“保财论道”在网购平台、微信公众号平台随手一搜,“全额退保,提供法务团队援助,一对一指导”等链接比比皆是。

一般情况,保险产品过了10天-15天后的犹豫期后,再选择退保就需要承担部分损失,无法实现全额退保。但在类似“全国退保、不限地区不限保险公司”、“买错、感觉不合适、不划算的都可以退”等广告宣传下,一些保险消费者按捺不住。

在“专人”指导下,消费者一边跟保险公司发起退保申请,包括利用话术引导业务员进行“钓鱼式”取证,譬如“之前买保险说返还多少钱,我忘记了,朋友也想买”等;一边由专业人士指导撰写投诉信,或致电监管部门,向保险公司施压。当争议反馈至监管部门时,部分保险公司为压低投诉率,不得不选择妥协。据了解,一单成功退保的手续费,抽成在30%-40%左右。

客观来说,部分保险机构确实存在业务员出于营销压力或者不合规销售等原因,向保险消费者推销产品,信息不对称,导致消费者事后滋生不符预期的感受,有退保需求,自然衍生出相应的服务市场,无可厚非。但保险消费者也应该“擦亮眼”,看清该类退保机构是否打着保护消费者的“幌子”,为自己牟利,让有利可图披上迷惑性外衣。

这类骗保方式花样百出,比如“人伤黄牛”会冒用律所或鉴定所名义,与伤者搭讪,以“帮助提高伤残等级、争取更多理赔金”为诱饵,招揽诱骗交通事故伤者签订《事故理赔代理协议》,进行“买断人伤”或“协商分成”。

又如“医保骗保”、“商保骗保”,更有医院内部核心人士伙同他人,形成“小团体”,通过伪造虚假病例、挂床住院、串换药品、过度诊疗等方式,骗取保险理赔金。

因此,也有医院被保险公司“拉黑”的情况,目前已有保险公司在保险条款中清楚标注,不承担在XX医院或XX地区所有医疗机构所产生的医疗保险责任,建议去往其他区域二级(或以上)公立医院或保险公司认可的其他医疗机构就医。一般来说,这些地区医院多出现骗保现象,保险公司出于无奈,只得先行排除。

此外,内防外防,家贼难防。2019年10月16日,银保监会通报一起保险公司内外勾结骗取大病保险金的案件,某财险公司员工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大量、多次伪造异地就医病历和报销材料,骗取大病保险资金。

车险欺诈也是骗保重灾区,常见欺诈类型有摆放现场、酒驾、虚报盗抢等30多种,以汽修厂、4S 店或二手车行人员为主的职业型欺诈和顶包案件占大多数。

车商等专业人员利用保险公司政策和管理的空档,通过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编造未曾发生的交通事故、提供虚假理赔材料等手段进行诈骗。数据显示,车险欺诈渗漏在保险欺诈中占比高达80%,保守估计每年涉案金额高达200亿元。

诸如此类的恶意骗保案件并不在少数,由于手段隐蔽专业,且形成上下游的产业链,加大了保险公司取证和打击的难度,现象难以遏制。

保单背后,“黑产”喧嚣,保险公司貌似成为了“弱势群体”,如何反欺诈,成为心头大事。

事实上,业内也有相应措施。2015年,中保协下发关于建立保险欺诈案例报送制度的文件,以强化保险业反欺诈信息共享,对于苗头性、团伙性、具有广泛社会危害的保险欺诈信息,适时向会员单位或社会发布风险预警。

2018年,原保监会陆续发布《反保险欺诈指引(征求意见稿)》、《车险反欺诈指引(征求意见稿)》 ,以提升保险业全面风险管理能力,防范和化解保险欺诈风险。将欺诈风险管控覆盖到机构设立、产品开发、承保和核保、理赔管理、资金收付、人员管理、中介及第三方外包服务等关键业务单元。

监管还要求中信保公司,探索建立多险种的智能化反欺诈信息管理平台,发挥大数据平台集中管理优势,提供欺诈风险的分析和预警监测。譬如,利用信息系统对大数据筛查出的高风险赔案,与各保险公司上报的涉嫌欺诈赔案进行线索串并。

专项整治行动也必不可少。2014年起,原保监会连续多年联合公安部开展打击保险欺诈的“安宁行动”,严厉惩处违法欺诈行为,发挥警保联动作用。

保险公司则在内部建立防欺诈中心,与同业互通有无;保险从业人员自发建立理赔交流群,对疑点赔案进行沟通共享。

此外,业内同样积极探索运用科技手段控制风险。泰康在线即在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反欺诈联盟,希望提供一个行业级的互联网风险保障平台,并呼吁业界加入。近日,上海保交所上线保险风控区块链平台,以旅行保险领域存在的保险欺诈行为为切入点,旨在通过数据共享的方式,在保险承保阶段发现重复投保行为,为机构提供更多维度的保险风控信息,提升机构反欺诈水平。

保险欺诈行为不仅直接侵害消费者合法利益、蚕食保险机构经营利润,而且由于成本的增加,间接推高了保险产品价格,如果不进行治理,必将破坏保险市场秩序。

多年来,保险业内的各类保险欺诈行为屡禁不止,招式多样,层出不穷。只能说,反欺诈这条路,无法一蹴而就,短期内既治标又治本,更需要建立长效机制,一方面提高保险消费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能力和风险防范意识,另一方面促进保险公司提高管理水平和识别诈骗能力,提升从业人员反欺诈专业能力。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