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美股历史性暴跌,究竟谁之过!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3-23

从3月9日到18日,短短8个交易日,美股发生4次熔断。要知道,到目前为止,历史上发生的美股熔断次数总共不过5次,第一次还是在遥远的23年前,而后来的四次,全部发生在今年的三月。

在9日、12日,相继两次“熔断”后,本意提振市场信心的美联储降息,意外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情绪, 16日,第三次“熔断”发生了。

当天,美股因标普500指数盘中跌超7%,再次触发熔断机制,暂停交易15分钟,成为美股史上第五次熔断,创下了10天内四次熔断的纪录。

连续的大跌,吃掉了美股3年来的累计涨幅,股指重回2017年1月水平,那时,第45任总统刚刚就职。

2020年的春天还没有结束,道琼斯指数已经累计惨跌30.27%、标普500指数下跌25.77%、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2.10%、跌幅均超过20%,从技术上讲,齐齐跌入了熊市。

股市是反映一个经济体发展好坏最重要的晴雨表,而现在,“熔断”似乎已经成为股市对美国防疫不力的一种“习惯性”表态。

其实在第四次熔断来临之时,白宫正在召开记者会。会上,美国希望“力挽狂澜”,以“战时”的姿态宣布了一系列力度更大的举措。

然而,这些“姗姗来迟”的行动似乎依然无法改变不断恶化的预期,市场用再一次“熔断”给出了答案。

这种不满意说明,市场依旧处在恐惧和不确定性当中。投资者认为,目前首要的应该是对疫情的管控,疫情平缓后才是救市。而目前财政、金融政策的目标都是救市,而不是救人。

回顾一下美国的防疫举措和节奏,其实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股市会不断以“熔断”来刷新历史纪录。

结果3月9日,疫情期间第一次熔断来临。就在熔断之前,美国最高领导人依然把疫情当做普通流感。

“去年3.7万美国人死于普通感冒。平均每年有2.7万到7万人。没有任何东西被关闭,生活和经济都在继续。此时此刻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是546个,22个死亡。想想吧!”

3月12日的第二次熔断很快到来。3月13日,美国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但言胜于行,美国的疫情防控举措并没有同步升级,美国民众的忧心依然没有减弱。

按照美国顶级传染病博士安东尼·福奇(Anthony Fuci)的预测,美国的病例数量可能在45天内达到峰值,大约在5月1日左右。

这让美国民众的恐慌情绪继续加剧,总统也不得不出面,呼吁民众停止囤积物资,并称“因为我们(疫情防控)做得很好”。

与此同时,美联储穷尽了救市手段,在3月15日,宣布降息1个百分点到0%至0.25%之间,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基准利率水平,美国也启动了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

不愿正视现实,只顾左右言他。情急之下,居然抛出了所谓“中国病毒”试图转移民众注意力。不仅丝毫没有缓解自己的窘境,反而招致全球一片骂声。

3月16日,美股开盘即熔断。用于衡量股市恐慌程度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指数(VIX)收于82.69的创纪录高点,超过了2008年11月21日创下的80.74的峰值。

谭主很多做投资的朋友,这次也深陷美股的惊涛骇浪之中。很多人叫苦不迭地跟谭主抱怨:只会甩锅的政府,是无能的政府,只会导致形势越来越差。如果美国政府不改变策略,美国股市的历史性时刻还可能不断重演。

市场普遍预期,如果美国政府不走上正确的抗疫之路,未来不断恶化的不仅仅是资本市场,还有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

当前全球人流、物流大乱,前所未有,意味着经济增长将大幅下滑,降息等货币政策并非对症下药。

谭主跟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曾经担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黄益平聊到这个话题,黄益平如此分析:

美股的暴跌,最根本的原因是欧美执行宽松货币政策时间太长、力度太大。货币政策本来应该是逆周期调控手段,“应该是用于救命,而不是养生”。长期政策利率很低、失业率很低、通胀率很低,埋下了诸多潜在风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疫情只是提供了一根导火线而已。

多位专家跟谭主谈到,美国高层的一些“甩锅”言行,好比踏响股市炸雷的一脚。他们说不要低估了资本市场与生俱来的最敏感的神经,他们早就在观察疫情的走势。特别是近期美国政府自身应对疫情不力,造成了国内在实施过程中的严重分歧和争议。

不去关注抗击疫情的进展,反倒是不断“甩锅”的同时伴随反复被打脸,打肿脸还要充胖子。这种一贯做派反而越来越引发市场的猜测,适得其反地加剧了市场的担心。

估计不少美国人,包括华尔街那些同样受到疫情困扰的操盘手们,都会认同来自市场的这样一句分析:“救市政策市场并不买账,因为政策没有对症下药,市场更期待的是针对疫情的有效措施。”

就在几天前,这位号称对冲基金界教父的他,曾经写下这么一句话“我们最大的经济风险来自于我们当选的官员(控制财政政策的官员)会处理不当的可能性。”

朱民院长昨天跟谭主谈到的这样一个观点,用以回答最近美国股市历史性暴跌的原因非常契合。不妨分享给大家: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全球协调财政货币政策,全球拉动总需求,成立G20取代G7等措施,带领全球走出了金融危机。而在当前最需要全球合作来控制疫情的时候,却因民粹主义政治,导致决策的非理性和随机性都比较大,使得全球合作抗击疫情的空间变得很小。一方面美国自身应对措施不利,同时又甩锅中国,加剧了市场的恐慌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