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中央环保督察连敲警钟:练江20年污染治理见成效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4-06

“溶解氧每升9.78毫克”,在广东练江通往入海口的汕头海门湾桥闸监测断面,汕头市环境保护监测站正在进行现场检测的工作人员日前对记者说,“从这项指标看,这已经是练江十年来最好的水质了”。而就在一年前,练江还是广东乃至全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

2019年11月,练江海门湾桥闸断面主要污染物指标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指标平均浓度分别为26毫克/升、0.27毫克/升和0.10毫克/升,已连续两月达到地表水环境V类标准。

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水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曾凡棠告诉记者,如果能稳定达到V类水标准,练江水质就已经达标了。污染严重时,说练江水质劣“十级”都不为过,经过一年多的污染整治,能取得这个效果,是非常不容易的。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干流全长71.1公里,在潮阳区海门湾入海,流域面积1353平方公里。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练江流域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2016年11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将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作为督察重点,督察反馈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但第一轮督察以来,练江污染问题依旧非常严重。

2018年6月5日,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进驻广东省,对第一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督察发现,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在汕头,督察组随机检查练北水飞鹅坑、谷饶溪、北港河,水体均严重黑臭,而且漂浮垃圾、粪污和死鱼,特别是北港河两岸,遍布垃圾,景象十分不堪。督察人员在谷饶溪现场取样监测,溶解氧仅为0.05毫克/升。

汕头市市长郑剑戈日前在汕头在采访中对记者说,“督察组走后,汕头市有些干部还存在侥幸心理:“练江污染20年没治好,我们能治好?”“如果花了钱没治好怎么办?”

汕头市委市政府成立了练江整治领导小组,开始以决战决胜之势打响练江流域综合整治攻坚战,要啃下练江20多年污染的硬骨头。练江流域(汕头段)15条重要支流被领导分片包干,以倒逼目标任务落实。其中,汕头市委书记马文田负责包干污染严重的峡山大溪支流,郑剑戈负责包干北港河和官田水两条重污染支流。

督察组走后,从2018年7月18日开始,仅用了5天,谷饶溪河道边原有1.3万平方米、涉及71栋违章建筑拆除工作就全部完成。同时,加快污水管网建设,取缔散乱污企业,建设印染园区,让全镇44家印染企业搬迁入园。

印染企业是练江污染的主要工业来源,废水排放量约占总排放量的三成。2019年1月1日起,练江流域园区外183家印染企业持有的排污许可证依法不予延续。建设印染园区,让企业搬迁入园,以实现工业污水集中收集、集中处理。

2018年11月,潮阳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园区基础设施全面动工建设,截至目前已累计投入12.76亿元,占计划投资额的42.53%。12月上旬,在潮南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园区内,已经有企业的生产设备在试运行。按计划,2020年上半年,整个园区21家企业入园投产,三季度达到40家,2020年底前所有企业投产。 “中央环保督察制度设计倒逼我们义无反顾加大人财物投入”,郑剑戈说,练江整治任务重、范围广、投资大,以前没钱投、也不敢投,不愿干、也没人干,讲白了就是地方在思想上行动上没有下定决心集中一切资源来治理污染。现在,中央环保督察制度明确要求地方把历史欠的补上,现在要做,就得做好。

练江流域综合整治投入巨大,截至目前汕头市练江整治在建的主要重点项目总投资239亿元。10个污水处理厂二期及配套管网项目总投资127亿元,2个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基础设施项目总投资72亿元,15条重要支流清淤、堤岸加固、绿化美化工程总投资33.9亿元,海门湾桥闸重建工程总投资5.98亿元。

同时,汕头市切实负起主体责任,2018年以来,市本级财政已拨付两潮练江流域综合整治资金27.6亿元。截至今年11月底,练江综合整治累计完成投资210.34亿元,其中2018年6月16日以来新增投入122.95亿元。

据介绍,汕头市将环保基础设施建设作为练江流域综合整治的重点,全力攻坚最棘手最难啃的垃圾焚烧厂、印染园区、污水处理厂及其配套管网建设“三大山头”。

2018年12月27日,潮阳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一期工程建成并开始运行,截至今年10月份,已接收垃圾30万吨。潮南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一期也已建成投入使用,实现生活垃圾日产日清。目前,潮南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已基本建成。自建厂房的52家企业已全部入园建设;75家企业入驻通用厂房安装设备。

汕头市丰诚织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钟进丰对记者说,入园搬迁、购进新生产设备等,前期投入比较大,但从企业长期发展来说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新的印染设备耗水量降低70%左右,比如说以前染1吨布大约耗水100吨,新的设备大约需要30吨水。

今年底前,汕头市练江流域生活污水处理能力将达到日均74万吨,配套管网约达1500多公里,激活“僵尸”管网约442公里。并在练江流域全面铺开源头截污工程的建设,确保实现汕头市练江流域“雨水不进管、污水不入河”。

2019年11月,练江海门湾桥闸断面主要污染物指标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指标平均浓度分别为26毫克/升、0.27毫克/升和0.10毫克/升,已连续两月达到地表水环境V类标准。郑剑戈说,我们有信心打赢练江整治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海门湾桥闸国考断面水质年浓度均值基本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Ⅴ类标准。

“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振聋发聩,唤醒了当地整治练江、保护母亲河的主体意识、责任意识”,广东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主任赖海滨对记者说,当前无论是地方党委政府还是当地企业百姓,保护环境的责任意识和主体意识都有了很大转变。可以说,这是中央环保督察给练江整治带来的最大变化、最根本的变化。

赖海滨说,当地党委政府从过去“等靠要”“光说不练”到现在领导驻点包干治污。老百姓也从过去“事不关己”“抱怨埋怨”向现在主动参与、积极建设转变。企业投资建厂首先会考虑是否符合环保要求,村民也越来越积极支持污水管网建设,许多乡贤还捐资治理练江。这些在过去都是少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