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梳式生活|最近时尚圈都爱跨界,你猜我悟到了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4-15

这是曾经在网上很火的PRADA裹尸袋的广告,意为“你的最后一款包”。当我们陷入沉思「奢侈品还能为我们做什么」时,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这是个恶搞视频”。

这个愚弄我们许久的恶搞广告,是由油管博主The kloons所制作的,估计不少人都信以为真,其目的也是为了讽刺奢侈品的消费主义。

作为常年消费奢侈品的人,这个圈子里有些东西我也是很看不懂,比如百元砖头、千元回形针、抢不到水晶拖鞋、四千元的口红套......

就在我们抱着吃瓜群众的心态,看这些奢侈品牌还能推出什么样惊天地泣鬼神的产品时,最近他们又都改行不卖包了!

2020注定是很艰难的一年,随着国内局势开始逐渐好转,国外也开始深陷泥潭,情况愈演愈烈,时尚圈也深受重创。

擅于“造梦”的时尚产业也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面对大秀叫停、门店关闭、工厂停工的困境,这些奢侈品牌却并没有停下来。

从国内爆发时的捐款,到国外爆发后开始“跨行”生产抗疫物资,投身到这场与疫情战争中去。可以说为了全面抗疫,这些品牌真是拼了。

3月15日,全球奢侈巨头LVMH集团宣布,将利用旗下Dior,Gurrlian、Givenchy的三条香水生产线,转为生产含酒精的消毒洗手液,并全部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部和欧洲最大的医疗机构Assisance Publique-Hopitaux de Paris,以及巴黎的39家公立医院。

因为消毒洗手液的主要成分为:水、酒精、甘油,而自带杀菌消毒功效的酒精是香水生产线上的重要原材料,且罐装机器、塑料瓶、泵头等现成材料工厂应该也有库存,如此优势才能让香水工厂一夜之间秒变消毒洗手液厂。

曾推出过洗手液的Dior生产线最先投入生产,很快第一批洗手液就抵达了法国当地的卫生部门及医院,在这里工作的Romain de Jorna也在Twitter上表示“Merci,Le product est magnifique dans tous les sens du terme!(感谢,这是一款伟大的产品)”

首批的洗手液采用了Dior香氛世家洗手液的泵头与塑料瓶,不贴牌,只配以LVMH集团的黑字贴纸,简洁而朴实无华。

消息一出#LV母公司宣布生产洗手液#话题立马冲上热搜,引得1.2w的讨论。当奢侈品难得“下凡一见”,有网友调侃“终于能与LV相得一见”,可惜这些抗疫物资都是Not for sale,你们的梦暂时破灭了。

后续,LVMH旗下的高级珠宝品牌BVLGARI也携手香水制造商Industrie Cosmetiche Riunite加入到了消毒洗手液的阵列中来。

所生产的酒精含量80%的消毒洗手液,采用了75ml的可回收环保包装,并且也是“Not for sale”,免费提供给意大利政府。

除了消毒洗手液的生产,Dior重启了位于法国雷登地区的Baby Dior工坊,工人们都自愿投入到口罩的生产中来,同时LVMH集团还从国内订购了4000万口罩以缓解法国的医用物资短缺。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LVMH「秒变」消毒洗手液工厂的计划从提出到落实仅用了72小时,速度之快不让我不得不惊讶。

作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团,面对突发疫情LVMH依然能快速作出反应,立即停厂生产抗疫物资,就像中国五菱生产口罩,一句“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

从国内疫情的“上半场”到国外疫情的“下半场”,我们不难发现,面对困难我们总会制造出奇迹,而这份奇迹并非是天赐。

还记得米兰在时装周邀请12位中国超模,以特殊的方式为中国表达慰问的Giorgio Armani吗?

面对当前国外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Giorgio Armani在意大利各大主流杂志刊面向医务工作者刊登致谢信。并捐赠200万欧元支援意大利多个地区的医院,用于抗击疫情的活动。

到上周末,Armani集团宣布已经将他们在意大利所有的工厂全都转为生产一次性防护服,为抗疫前线的医疗工作者提供个人防护。

这要说起来,Giorgio Armani也算是学医出身的。见证过二战带来的伤痛,他从小就对医学充满了兴趣。之后也圆梦考入米兰医学院,但无奈先天晕血的缺陷才令他与时尚结缘,创造了如今的Giorgio Armani。

刚宣布停产的CHANEL,也表示会为在法国的8500名员工支付8周的工资,并不会依赖国家发放的紧急失业救济金。

同时正在研究生产所需材料,一旦得到法国当局的批准将会也让旗下150名高定、成衣制作者加入到口罩和防护服的生产梯队中去。

此外我们开篇提到的PRADA、Kering(开云)集团旗下的GUCCI、HUGO BOSS......都投入到了口罩和防护服的生产中去了。

捐款和抗疫物资的生产都不足为期了,专门制造黑科技的Dyson都开始制造呼吸机了。为什么奢侈品牌顶着如此大的亏损,还要热衷于支持疫情呢?

开篇的PRADA裹尸袋的广告,会让我们沉思「奢侈品还能为我们做什么?」,在被全球疫情所困扰的当下,相对于名牌包包和香水,人们更需要的或许是洗手液、口罩、防护服.......抗疫物资。

LVMH用72小时落实的制造消毒洗手液的决策,充分的建立了社会责任感的品牌形象,给群众一个信号信号:“我不是一个只为赚钱的高端、冷血品牌,而是一个有社会责任的品牌。”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拥有一款名牌包包,但是疫情以后LVMH的消毒洗手液可能就走近了你的生活。

从1月底的全球向我们输送口罩,到现在的我们向全球捐赠口罩,用了历时2个月我们基本解决了自己的口罩供需问题,还有能力对外输出,除了口罩生产线的复工之外,也依旧不能忘记那些加入到口罩的生产线中来的国产品牌们,他们虽不是奢侈品,但却同样的伟大。

从2月8日开始,比亚迪动用1.5万平面米的智能电子终端工厂改造为口罩生产车间,开始生产口罩、消毒凝胶等抗疫物质。到三月底这两条生产线已经达到日产能500万只和30万瓶,成为全球最大量产口罩工厂。

3月9日,格力的董明珠在自己“董明珠的店”卖起了口罩,日常量也能达到100万~200万。150元/50只的普通医用口罩,275元/50只KN95防护口罩,均单价分别为3元/5.5元一只,真是良心到爆了。

除了他们,全国还有富士康、上海通用五菱等制造巨头跨行加入到这场疫情保卫战中来,就像国外的奢侈品巨头一样,在疫情之下升华品牌本身的价值,更加走进我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