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法官实锤李晨渣男,称:娱乐明星应对大众评论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4-21

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布一条关于李晨名誉纠纷的败诉案件,即某社交平台的一则名为《渣男李晨现形记》文章,不具备主观恶意,作为一名娱乐明星,应该对大众评论具有一定容忍度。

当然,作为非娱乐圈业内或知情人士,对于文章内的“插刀教”、“心形石头”、“劈腿”等内容,不好做过多评价,相信在大家心中自有公论。不过法官的回复“娱乐明星应对大众评论具一定容忍度”倒是十分的有意思。

娱乐明星应对大众评论具一定容忍度,这个“容忍度”该如何把控呢?毕竟“造谣”与“诋毁”类信息,如若真的铺天盖地袭来,实难辩证真假。即便是事后辩证而出,自己是冤枉的,可早已过了“时机”。

正如“印小天”殴打“边潇潇”的假新闻,虽然最后还“印小天”一个清白,可是现今的“印小天”早已没了当年发展的趋势,退居二三线。在英国有这样的一个谚语: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

这是个十分专业的法律问题,而在文化领域需要讨论的是怎么能够那“容忍度”做做文章。什么意思?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中,谈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概念“名气源自误解”。这个“误解”程度,是不是就意味着“容忍度”程度,而这个“容忍度”程度决定着“炒作”程度。

娱乐行业,就是一块大蛋糕,而且也都是有主的,占的茅坑不拉屎的主。在相对以形成秩序的市场份额里,如果一个新人想要出头,或是想要加大自身筹码,最为简易的做法就是“炒作”,不管是拿“娱乐明星对大众评论的容忍度”做文章,还是拿“大众对娱乐明星舆论的容忍度”做文章。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经纪人杨天真!

如若娱乐明星对待大众评论没有一定的容忍度,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标行为,凭什么只需要自己往好的方面炒作,不允许大众揭露真相?

透过舆论的表现,这种行为应该是一种文化现象。古往今来,大多历史名人也都是这样干的,只是有的传为美谈,有的贻笑大方。其中,追溯到最早的应该就是本人的“自荐”行为。孟子,对于自己的评价是“当今之世,舍我其谁”;然后就是前辈对于晚辈的评语。例如谢灵运评价曹子建“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最后衍生出本人的“自我营销”行为,或是以“组织”为形式的自我营销行为。著名画家毕加索,在未出名时就曾让弟子去画廊询问有没有自己的画作,让业界知晓自己的名头,最后得以成功签约画廊。

这是一种几乎功利化的发展,让文学里的浪漫属性彻底消散。不然想想,所有的人不争不抢,淡泊名利,容忍新人出头,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这也是一种极好的社会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