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窃·格瓦拉出狱被热捧,是这个社会病了

文章作者:佚名 上传时间:2020-04-22

疫情期间,我相信大家看到了很多关于医疗方面的消息,虽然不全面,但离事实的差距也不是很大。比如,在每万人医生占比上,每万人呼吸机和ICU病房的占比上,在制造口罩的热熔机上,原研药的研发上,疫苗的研发上,我们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差距。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购物网络、移动支付、短视频、以及满天飞的谣言似乎却无可匹敌。各种玩庞氏骗局的币圈、各种投资理财无孔不入,充斥着网络空间。

一个叫周立齐的人,四年前,因盗窃电动车入狱时,面对镜头时说了一番话,而红爆网络。

周某曾因偷窃四进宫,他自己说二十年来累计偷电瓶车不下一千辆。我们简单来算一个经济账,假如卖一辆赃车能挣五百元,二十年累计收入不过五十万,平均每年的收入不过两万五千元。如果这二十年他进工厂流水线上做工人,收入肯定超过五十万。

周某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么清白无辜,他在偷盗的过程中,还犯下过抢劫罪和故意伤害罪,最后因为数罪同罚,才被判四年。

从主流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很显然他算不上一个好人。当然,话说回来,他的辍学、走上犯罪道路,这个社会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对他本人来说,我个人的观点是同情和原谅。相比那些伤天害理的恶徒来说,他对整个社会的破坏力并不是那么大,更何况,他服刑四年,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

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4月18日,周某出狱,早在半个月前就获悉消息的各路网红团队和娱乐经纪公司、营销号和媒体大V,纷纷赶到了现场。

因为周某入狱后,网上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贴吧,有属于他的微博、抖音话题,有他的表情包和各种海报,有他头像的T恤……周某在网上有数不清的粉丝,俨然成了“一代精神偶像”。

甚至很多公司考虑到周某的名言:“不可能打工”,提出了合作做直播,自己给自己当老板的分成模式。

他们的走红,就算是经过包装,也几乎完全是市场化的行为。因为有无数的粉丝喜欢他们,哪怕就是放个屁,都有无数人愿意掏钱买单。

一个普通的90后,眉毛哥小吴走红网络之后,迅速进入娱乐圈,短短半年时间,就还清了50万的欠款;某手的热播网红,月收入达到一千六百多万元;某宝的带货王,因为讨女粉丝的喜欢,在上海拥有价值1.3亿的豪宅。

当然,还是前面的话,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够获取数以千万粉丝的喜爱,挣千万也好,上亿也好,这都是合法的,没毛病。

我国青少年群体的未来梦想调研中,超过70%的人表示长大后想要当明星、当网红,剩下的30%里,大部分表示要当老板、当总裁、当CEO。

在这次疫情中,张文宏教授的事,我不多说,这样一个国家级的顶级专家,敢说真话实话的高级知识分子,连年收入上百万都有人造谣,开个老款的沃尔沃XC60(新车40万左右),都被人骂“有没有灰色收入”?

这人在微博上说:“张文宏让我们的小孩早上吃鸡蛋和三明治,不许吃粥,是不是崇洋媚外过头了?”

这个大V,有627万粉丝,比很多明星和央视主持人的都要多得多,此人的这条微博一发出,迅速就有30多万人点赞。

还有当年,解决了十多亿人口吃饭问题的袁隆平院士在车展上,摸了一下价值百万的豪车,也被狂骂生活奢靡、腐败。

而中国第一个获得自然科学领域诺奖的屠呦呦,的奖的消息却被黄晓明结婚的消息掩盖了,这场“世纪婚礼”花销了两个亿,而诺奖得主屠呦呦的奖金仅仅一百万,还不够买上海豪宅的一个卫生间。

在疫情危急时,恰好是这些院士、科学家、医生、护士、警察......在守护着千千万万民众的安全。

有很多人很恨米国,我们不扯远了,就说说他在医疗上的科技实力。就是这个讨人恨的国家,研发的一种最新的病毒检测机器,只有6磅重,5分钟可检测出阳性结果。短短12天时间,更新了6代检测试剂,从最初的2天出结果,到现在5分钟出结果,准确率达95%。

也就是这个国家,他们在医学研究上的投入占全球的57%,比所有国家加起来都多,全球近百年来95%的医学成果都诞生于他,仅仅4.9%诞生于日本和欧洲。

而据CNBC的报道,直接在米国疫情一线的护士,周薪为1万美金起步,另外还包含搬家费、伙食费等。

在纽约病毒刚爆发的前几天,联邦紧急救难署连夜先调遣了1000名护士赶往纽约支援。给出的酬劳是,周薪1万3千美元。每天工作12个小时,工作一周休息一周。

一个简单的对比,我想大家都明白了,一个国家的强大,如果科学家、医生、护士、律师、教师等等,还不如一个刚出狱的网红,是不是有点问题?

当整个社会都在追逐金钱,当我们孩子从小的理想就是当网红、搞直播、X宝带货的时候,谁来为这个国家搞科研、搞技术、搞教育、搞法律、搞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