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为什么后来会出现衰败,而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6-16

组成历史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人以群分,以利益为基础,形成了不同的阶层,从而影响着时代的发展。

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独裁发展史。纵观世界历史,再没有哪个国家,那个文明,有着中国这种独裁君权不断发展而没有中断的情形了。

欧洲文明从城邦走向帝国,最终又从帝国走向四分五裂的王国,这里面固然有着族群信仰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封建领主制度的根深蒂固,形成了一级又一级的政治、军事、经济力量的分散,从而使得君主的权力无法得到统一。王国之内各种阶层力量彼此之间相互掣肘,思想也就无法得到绝对的统一,从而能够在走出宗教禁锢的中世纪后,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反观中国历史,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始,君主的权威便开始不断发展。空前强大的秦国,一定程度上就亡在了“统一”两个字上面,过于强调整齐划一的统治,从而走向了崩溃。

西汉立国之后,流氓出身的刘邦在秦末群雄之中脱颖而出,但跟随他打天下的都是奔着富贵去的,所以从异姓王到列候,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他建国之后的封赏不可谓之不厚,这主要也是因为秦始皇之后,君主的权力还不足以绝对凌驾于各阶层之上。

君权强大,则各阶层的利益必然会受损,这是在君权神授没有发展到一定高度、思想钳制没有得到进一步加强的时代里,有势力的上位阶层们的共识。

所以,在中央,汉帝国君权与相权相抗衡;在地方,士族集团逐步形成,基本垄断了地方的政治、军事、经济,形成了只知郡国而不知汉廷的局面。

从西汉开始,历代皇帝们都致力于加强皇权,集中皇权,钳制各方力量。刘邦不得已封异姓王,待地位稳定后笼络功臣集团干掉异姓王而与之共富贵,立下了白马之盟非刘姓不能王、白马之盟的政治意义除了非刘姓不能王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那就是确定了功臣集团的政治利益,至此之后便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力量——士族集团。

之后,汉武帝在思想上采用了董仲舒君权神授的思想,试图建立一套思想上的绝对权威,虽然百家被罢黜了,儒术也独尊了,但君权依然并不能够彻底凌驾于所有阶层之上。

汉武帝自己都需要以外戚力量制衡功臣士族集团,可见,在西汉的政治舞台上皇权并非一家独大。

皇权不一家独大,则思想就不会被钳制得厉害,自然各阶层都会相对活跃,从而使得整个文明的演进生机勃勃。独裁政治的维持,需要对社会思想的改造和压制,对社会舆论的引导和绝对的控制,而这样的社会自然想象力,创造力都受到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凡是以君父的话语为指引的方向,禁忌越来越多,人的思想也越来越受到压制,这样就很难诞生出奇思妙想,从而使文明朝着更加丰富灿烂的方向发展,而只能缓慢发展甚至出现后退。

从西汉到北宋之前,皇权虽然逐步得到了加强,但依然有着对皇权产生极大威胁的存在,比如士族集团、外戚集团、再后来由士族阶层形成的门阀政治,这些政治力量为了长期对抗皇权,自然需要笼络人才,发展经济,所以在思想上就会显得相对开明,各种技术也会得到一个很好发展的社会背景。

北宋建立以后,中国的道路便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尽管两宋的文化事业、经济商业发展得生机勃勃,但君权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再也不存在能够威胁皇权的存在,此时只能形成一个相对制衡皇权的文臣集团。

皇帝的权力想要得到伸张,就需要文臣集团去贯彻执行,但文臣集团也有自己的利益所在,自然便能形成一定的制约,这种局面有利有弊,皇帝们不能随性所欲自然是好事,但在某些影响历史走向的改革上,却又因为庞大的文官政治既得利益的存在,而无能无力,宋神宗王安石改革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

但另一方面,国不必赖于君贤,又能够极大地解放思想,使得社会生机勃勃,虽然两宋因为文人政治的原因,文化事业蓬勃发展,但也使得商业取得了空前绝后的发展。

宋蒙之后,明朝在强化皇权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皇权彻底凌驾到了各个阶层之上,但还不算登峰造极,起码士大夫们依然能够迂回挑战一下皇权,但相比宋却是弱得很多。朱元璋在各个方面对社会进行了等级划分,从而使得社会僵化,丧失了不少的活跃性。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文人政治的独特性依然能够迸发出其强大的生命力,毕竟皇权代表的只是一个人或者一家人,而文人政治代表的是整个社会的精英。所以明代思想虽然受到一定钳制,但依然能够在条条框框中有所发挥,并作出突破,必然王阳明的心学。

满清入主中原之中,以夷狄而君临天下,屠刀威胁之下的思想文化改造和阉割,从剃发易服到文字狱;从政治上首崇满洲到军机处绝对君权,整个帝国虽然疆域辽阔,却全然失去了活力和张力,在皇权的阴影之下,官员们蝇营狗苟、百姓们麻木不仁、读书人浩然正气全无,寒窗苦读只为求官,做官大多只为求财。

思想禁锢了,社会前进的脚步自然也就停止了,这就好像已经画下了一个圈,所有的人只能在这个圈里面行事,不敢越雷池半步,自然前面几千年所取得的成绩和优势,此刻却成为了故步自封的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