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这类文化遗产曾险遭灭顶之灾,大量消失后终获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6-20

今天(6月13日)是文化与自然遗产日,提起北京的遗产,可就多了去,但要说具有北京特色的传统文化,一定有很多人想到北京胡同。是的,北京胡同就是北京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遗产之一。所以,在遗产日到来之际,我在此发出一个倡议:将“北京胡同”作为一个文化体,进行申遗。为什么这样说呢,且听我配上相关的图片,与大家一一道来。上图为南官房胡同,2006,夏。

一,北京胡同的历史性。胡同历史悠久,这是十三世纪元大都开始沿袭下来的城市规制,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也是北京城市发展史的记录者与完整的载体。它在城市规划与历史方面的重要性,相信各方都一清二楚,我就不用在此展开太多。上图为大石碑胡同一院落,可以窥见鼓楼一角。钟鼓楼是中轴线申遗的重要节点,而中轴线两侧,胡同也是其重要内容之一。

二,胡同的建筑之美。在胡同里,遍布着各类中国传统建筑的代表,包括四合院以及院落的各个组成部分,也包括建筑构件的细节,无处不讲究,无处不故事。上图来自豆角胡同,院门、垂花柱、石鼓等都堪称精致。历史上的胡同里,这样讲究的院落很多,如今虽然减少了,但仍可以说,胡同是大量经典四合院的集合体。

再来看一处砖雕的细节。来自帽儿胡同。各种雕花各有不同的用意,今天不展开讲述,你只要能体会胡同的建筑之美就好了。

兴华胡同8号残存的门墩。目前,门墩在胡同里仍大量存在,各种制式、各种花纹、各种寓意的都有。

三,胡同的生活之美。我一直都在强调一个观点,胡同文化不同于博物馆文化,因为它是“活”的,是具“烟火气”的文化存在,而不是“死”的文化陈列。在胡同里,你可以看到生活,体会到市井,感悟人与人之间的邻里亲情。图为拆迁前的北大吉巷一处小院里的姐俩。

国子监街路边的街坊邻居在聊天。像这样的场景,胡同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住在高楼大厦的现代都市人,已经渐渐远离了这种生活。在某种意义上讲,是胡同让时间停滞了下来,让生活还那么原汁原味,而不是轻易被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而冲击。

这是钟楼下钤铛胡同小院内场景,2008。虽院内显得破旧,但稍用心改造,其意境就是那些高端奢华的摩天大楼都无法比拟的。

四,胡同的文化之美。上面说的建筑之美,严格来说也是文化之美的组成部分,但这里我想强调的是“东方文化之美”。可以说,北京胡同就是一个文化容器,装载着东方文化的方方面面,像图中的南官房胡同,大红灯笼高高挂,而背景是东方特有的影壁和北京特色的流动的红色脚蹬车,是不是很东方?

五道营胡同路边一个宅院。你看,灯笼、门联、红双喜、明清式样的家具,无不彰显着东方文化的魅力。

再来个兴华胡同门联的特写,“敦诗悦礼,含谟吐忠”,这种门联的内涵之深、推敲之严谨、书法之考究,今人都是难以企及的。这种楹联目前在胡同里仍有不少。搁今天的话,这门上估计就是“招财进宝”“恭喜发财”之类的词儿了。另外从宣教的层面上看,这种楹联也很具“正能量”,对家风教育和社会风气的改善,远比我们拉几条大红横幅要强无数倍。

五,如果说前四点都是说胡同的内在价值的话,最后我们再说一下胡同的一个重要实际功用,那就是对故宫缓冲区,以及对中轴线遗产的丰富和外围保障功能。我们知道,任何遗产都不应该是孤立的个体,故宫缓冲区的价值就在这里,而胡同就是缓冲区的重要文化构成。这是故宫东侧北池子大街的院落与街巷景观,处处充满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韵味。

这图则是故宫西侧北长街39号的宅院,是旧时的万寿兴隆寺。这些都强化化了故宫缓冲区的内容和文化含量。

对于正在努力筹备的中轴线申遗亦是如此,有了胡同,中轴线才更有活力。图为一遛鸟的市民正骑车路过钟楼下的钤铛胡同。上面说了,钟鼓楼是中轴线一个重要节点,但我想,如果仅仅将中轴线定义为一组城市中间的建筑体,那它的文化含量还远远不够,这种文化与生活的融合,才是最不可复制的文化魅力,或许对打动联合国决策官员来说,也更有说服力。

六,我之所以倡议对“北京胡同”申遗,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通过申遗来提升对北京胡同的保护力度。要知道,在城市化迅速推进的几十年中,北京胡同从几千条锐减到几百条,还经常被成片成片地“剃光头”或者被以各种名义“掐头去尾”,险些遭受“灭顶之灾”,直到近些年才被重视,提出了“老城不能再拆”的战略性决策,动不动就拆胡同的动作才算停了下来,转为了“微治理”。图为拆迁中的西草厂街,2007。

七,通过胡同申遗,还可以有效改善广大老城居民的生活条件和幸福指数,增强老百姓的“获得感”,实现以文化推进民生,以民生保护文化,在“北京胡同”中,实现我一直主张的“生活性”与“文化性”的有机融合——这才是最珍贵的“活”着的遗产。

总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作为北京文化的代表,“北京胡同”申遗,都应尽早提上日程。由于胡同整治的任务量极其艰巨,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宜从长计议,早做准备,在完成中轴线申遗后即启动“北京胡同”申遗,甚至与中轴线申遗同步统筹考虑,不要再让胡同给我们留下太多遗憾的记忆。图为拆迁中的棉花八条,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