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15078992877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上海读者送别翻译家草婴:小草不言 下自成蹊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9-21

  中新社上海11月2日电 题:上海读者送别翻译家草婴:小草不言 下自成蹊

  作者 邹瑞玥 许兴昆 徐明睿

  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的追悼会2日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数百位各界人士和文学爱好者自发前来,挥泪告别这位“持灯的使者”。

  草婴是世界上唯一一位以一人之力将全部托尔斯泰小说翻译成中文的译者。此外他还是中国第一位译介肖洛霍夫作品的翻译家,他翻译的莱蒙托夫、卡塔耶夫、尼古拉耶娃等人的作品,均在中国产生极大的社会反响,影响了几代读者。

  草婴的生前好友、翻译家吴钧陶对中新社记者回忆说,草婴曾说,他翻译托尔斯泰,是因为托尔斯泰的人道主义思想与他自己非常合拍。他要用托尔斯泰的作品来影响人们。“因为人道主义能带来世界和平,带来人与人之间的爱。所以他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从事这个工作。”

  草婴原名盛峻峰,在聊起自己笔名由来时他曾说,草是最普通的植物,却极具韧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上海市民姜根钢是读草婴的译作长大的。对于这位勤勤恳恳、数十年奋斗在中国翻译界的泰斗,他借用鲁迅的“有一份热,发一份光”来送别草婴:“你做事,一点一滴,积攒起来,就有一分光。”他说自己就是被这光所温暖的人。

  “没有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没有草婴翻译的托尔斯泰,没有朱生豪翻译的莎士比亚,我们中国的读者会失去很多很多。所以外国翻译家的贡献确实不能低估。”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编审张秋红对记者如此表示。

  草婴的离世,让人们又一次重新审视中国文学翻译界面临的严峻考验。张秋红说,现在能够全身心投入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的人越来越少了。今天已经没有人能像草婴一样,仅靠翻译稿费便能维持生活,而是必须要靠一份正当工作生存,只能将翻译工作作为业余爱好。据了解,草婴在世时,曾多次呼吁提高译者待遇以留住人才,并要改善当今翻译界的浮躁风气。

  据悉,草婴早已为自己安排好离开的方式,他的骨灰将撒入大海,不设立墓碑。此外他还有一个遗愿,能在世间设立一个“草婴书房”,将他生前所藏的俄语原版书籍和全部译作与大众共享。(完)